?!DOCTYPE html PUBLIC "-//W3C//DTD XHTML 1.0 Transitional//EN" "http://www.w3.org/TR/xhtml1/DTD/xhtml1-transitional.dtd"> 锦绣黄楼_三坊七؜官方|站 Ф|Ф

锦绣黄?

发布旉Q?012-09-10 来源Q? ~辑Q文/卢悦?/span>览Q?i id="viewCount">-?/span>

 

        州黄؜26受多年了,q是q样的“黄楼月色杨桥水Q照遍钟׃Ҏ”?/span>


       该从哪里说v呢?推开那扇门Q小黄楼映入眼帘。一千多q前Q黄巢也曑֜门前q块I地打马而过。这遥远的铁血人物Q这慨然高歌“待到秋来九月八Q我花开百花杀”的起义军领袖,率领一支有炚w气又有点奇异的队伍在州留下。有史料_黄lq支队伍“焚室庐Q杀人如蚁,是时闽地诸州皆没”、“城壁公府学校,焚荡几尽”。往事像雑փ雨又像风Q不黄巢当q是否曾有滥杀无辜Q至有一件事情他办得有风度、有雅量Q至今仍然传Z话:“此儒者也Q灭炬弗焚”——队伍经q黄璞家Ӟ黄l如此命o他的手下。于是,队伍q夜从黄巷通过Q士늆灭火炬ƈl马匚w枚。正是因为如此,q小门内庭院里的假山、鱼池、花木、亭阁,才没有被那烈烈战火惊动;那历l了千年风雨的唐代遗风,才得以被历史长河q一头的我们一一游赏?/span>


       黄璞又是何许ZQ唐代著名学者、崇文阁校书郎。作为“小黄楼”的W一位主人,黄璞退隐后定居于此。黄璞的先是在西晋末q“衣冠南渡”来的,他们所居住的那条؜被hUCؓ“黄巷”。经q黄巢“尊重知识”、“尊重h才”(黄璞Q这一事gQ黄巷一下多Z几分秘来。宋朝以后黄h更名为“新坊”、“新里”等{,虽然与“黄巷”比h多蕴蓄了些许好的味道,但最l还是回到老称gM。和“黄巷”这一古老名字一L下来的还有这黄璞的旧居,q是目前三坊七؜中所能找到的q代最久远的名人旧q了Q黄?6P假山位居庭院中央Q双层木构小g?2扇隔扇,雕刻着花鸟图案的花H,一切都q是旧日的模栗?/p>


       历史的R轮几l{向,来到了安闲和理想来深的清朝。清初,黄楼毁于一场大火,q而后来遇C既怀有一颗匠心、又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梁章钜。梁章钜在自~的q谱中写道:“壬?道光十二q_?832q?五十八岁……是q四月,因病奏请开~……八月回州黄؜新宅”。彼时的梁章钜已q近q。凝视镜中自己横生的华发Q难免生叶落归根的忉|Q不如先这属于自己的庭院好好伺弄一番,q过悠闲自在的庭院生zȝŞ——是衣锦q乡Q也是犒赏自?0岁即开始了的宦hQ沉的一生。“是q葺宅右楼榜曰‘黄楼’”,也就是说Q我们现在目之所及的黄|正是?832q开始全面修葺的。先是筑假山、架桥Q桥栏上L“知g处”四字,好寄托明清文人“智者乐水”的传统情调Q再是挖水池、徏凉亭Q好凭栏坐憩之时极目q眺Q将整个黄楼内的庭院佳景尽收眼底;最后,在这M做诗的好地方“同里耆旧以诗酒相往来”,志同道合的文友诗友们一觞一咏,畅叙q情Q好不风雅,好不惬意?br />

       看到梁章钜不厌其烦下工夫造出来的“雪z”,才明白,“诗意地栖居”不只是西方哲h才会生发出的理想——中国文人在自己居住的天地里已充满诗意的惌力挥z得淋漓致。雪z里云v苍茫Q两旁僔嵘突兀Q顶上嶙峋莫。曾l的看门林_雪洞的制作非常复杂:得先预设好图案,然后嵌上铁钉Q再调拌进U糖、糯c的三合土一点一炏V一层一层地抹上去,抹出一块块鸟窝状的效果来。雪z位于梁章钜_ֿ建造的藏书阁两侧的通道。闭上双眼想象一下,近两百q前Q满腹经U的梁章钜是怎样l出那段不长不短的小路,闲看那一D不丰饶却_充盈的景Qv伏着Q跌宕着Q渐渐将那“日以翰墨ؓ~”的好心情酝酿出来?br />

       “文章是案头之山_山水是地上之文章”, 梁章钜既能独具匠心地营造出q妙不可a的“地上文章”,又能于这赏心悦目、养性怡神的山水之中,创作Z世的“案头山水”来。他q样的文人儒士,有一杆笔、一方砚Q便不必担心晚景会烦然无味了。精通经史大义,又善作楹联与W记说Q看看梁章钜那高高垒L著作吧:《文选旁证》、《三国志旁证》、《退庵诗存》、《退庵随W》、《归田琐记》、《枢垣纪略》、《楹联丛话》……“仕宦中Q著C富,无出其右”,无怪乎梁章钜的至交林则徐会如此Ҏ地评价他了?br />

       时世沧桑Q大半个世纪后,闽剧“四大名旦”之首郑奕奏成ؓ了小黄楼的新Mh。该拿什么来形容郑奕奏的仪态万千呢Q不必说清秀的容貌,ȝ的体态,单是举手投间流露出来的别样的袅娜风,p以与黄DL锦绣庭院相得益嘪。即使在发黄的剧照中Q也能看Z仪态端庄,情从容淡定Q自有一U气度。于大半个世U后漫步在这时过境迁的小黄楼庭院里,凝神闭目Q是否能惌出郑奕奏q位前福建省文联副主席当q的风采、当q的p和nD呢Q“黛玉”是如何凄凄切切地葬花,“晴雯”是如何强打L来补裘Q“杜十娘”又是如何五内俱崩地怒沉癑֮……h生如戏,戏如人生Q唯有小黄楼默默见证了郑奕奏的那份细腅R清雅、端庄、凝重?br />

       Z习惯了在旉中安之若素,一不留就t进二十一世纪的门槛。千癑ֹ了,某种莫可名状的强劲力量轻而易丑ְ摧毁了许多曾l坚E_石的东西,黄楼——以及这个n处主文化边~之地的庭院却有q躲q了一ơ次的劫难;像不识字的清风可以吹v一大张U,却无法吹C只纤q蝴蝶。或许这是历史的力量吧Q历史的力量深刻到力透纸背,你别无选择Q只能铭记ƈ一些东西传ѝ?br />

评论?
我来说两句:

只有注册用户才能提交评论Q您q未d!d?a href="/User/Register?BackUrl=http%3A%2F%2Fsfqx.discountsg.net%2FArticle%2FDetail%2F8442%3FPageNo%3D1">注册

© 2012 州市三坊七L理委员会、福州市三坊七؜保护开发有限公?版权所?br /> 本网由八方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提供技术支?闽ICP?5007588?br /> 使用IE7.0以上版本览?
Ф ʢʲ cj ǧڰٷ עͲʽʵվ 籭ֱ ʱʱʶˢ pk10ɱһȫƻ ʱʱ쿪ͼ 㶫ʮִС淨 ٷţţֽ